都來讀 > 第一女仵作瑾華孫宸軒 > 第139章 楚子緋死了

第139章 楚子緋死了


兩個人對視良久,蘇貴妃轉過身走向寢殿,淡淡地對孫明德說:“她已經死了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已經死了……”孫明德默念著蘇玉霞的話,突然間好似一道晴天霹靂,在他腦海里炸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怎么就死了!不是說三天后才能知道嗎!”孫明德急忙起身,可身體已經麻木,是跟不上他的心理活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能一邊著急著,一邊極緩慢地從地上站起來,又十分用力地轉身,行走。撕裂的傷口又流淌些血水下來,他只把一旁的衣裳套在身上,走出殿外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子緋……”他心中大喊著她的名字,步履維艱地走向她所在的房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推開門,看見楚子緋斜躺在床上,他走過去,幾乎栽倒在床邊,接著拉住她的手,探了探脈搏,原本就被傷痛折磨得蒼白的臉,如今更是死灰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子緋,你怎么可以……”孫明德低聲喃喃自語。他扶著床站起來,將楚子緋整個撈進懷中抱著,緩緩走出房間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已近黃昏,斜陽沉沉地照在他臉上,卻沒有一絲的溫暖,也沒能使他的臉色好看一些。孫明德抱著楚子緋,茫然地走著,走出清桐宮,走在宮闈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子緋死了,他該怎么辦呢?去告訴主人,她不再來他面前搗亂了?還是告訴楚云山莊,他們唯一的大小姐,因為和他在宮里打斗,被當作刺客殺死……他還有許多許多的話沒有同她說,她就這么死了,他該怎么辦呢?總之這些話他是不會跟別人說了……孫明德覺得他現在就像一具行尸走肉,抱著死掉的楚子緋在這皇宮里漫無目的地晃悠,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會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迎面來了一臺轎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德!你終于出來了,不然主子要親自來要人的!快跟我走。”文初從轎子里下來,走到孫明德面前,用一貫的笑容面對著他,走近看見他的表情很難看,便收斂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,看你表情,這是讓雷打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子緋死了。”孫明德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怎么會這樣!”文初露出震驚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,早晨時不是挺能耐的,跟你打得熱火朝天,怎么會突然死了……”文初抬手探了探楚子緋的鼻息,臉色也變得難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點上轎!”孫明德抱著楚子緋坐上轎子,打道回旭東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文初,明德他……”宇文宸軒見文初回來了,卻見文初朝他作了個噤聲的手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向轎子,見孫明德抱著楚子緋走出來,那模樣很是悲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德,你回來了?回來就好,子緋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當家的,她死了。”孫明德連頭也沒抬起來,抱著楚子緋往他住的屋子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子緋她……”只是吃了我的的假死藥。宇文宸軒話沒說完,文初又朝他擠了擠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那就不說了。文初的意思宇文宸軒知道,他是看出來孫明德對楚子緋有意思,不過是想給孫明德和楚子緋撮合撮合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這么瞞著孫明德,他一傷心,在房里上吊怎么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們是不是有點不厚道,怎么能這么瞞著明德?”宇文宸軒望著孫明德離去的方向問文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歇著吧,只有來真的才能有效果。也給子緋那丫頭看看,與其跟你執拗,還不如考慮考慮我們明德,人家對她可是真心實意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文初說著又摸出他的紅色折扇來搖了搖,宇文宸軒莫名其妙地看著他,“這天氣還扇什么扇子,你不冷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文初更用力地扇著,“這樣才有風度,你不覺得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你是不是對風度有什么誤會?”宇文宸軒說著,轉身進了正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風度,不應該是這樣?”文初搖搖扇子,自我陶醉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個掃地丫環見了他這副模樣,突然流了鼻血。

        孫明德將楚子緋放在自己床上,輕輕地替她蓋上被子,自己坐在床沿拉著她的一只手,眼里滿是憐愛和惋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子緋,你怎么會這么輕易就死了呢?你一向不是很堅強很執著嗎,怎么卻死在這樣的一箭之傷上……”孫明德看著她的左肩,又將目光移回她臉上,那張蒼白精致的臉讓他的悲傷越來越深,越來越重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張臉前幾天還在對著他笑,時不時擺出努嘴撇嘴的表情,俏皮又可愛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早晨他還和她扭打在一處,她那時的樣子雖然很兇,但卻也是美麗動人,令他移不開眼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一個中午,那鮮活美麗的她,就變成了眼前這具冷清發白的尸體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世事多變。而他能做什么?他只能這么看著這一切發生,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孫明德真恨透自己了,為什么他不早點出手,哪怕一掌打暈楚子緋把她帶到安全的地方去,也能讓她不被蘇貴妃視為芒刺。

        為什么他不會醫術,不能在她受盡傷痛折磨的時候救她于水火,反而是在她昏睡時離開她,連她的死都是從別人口中得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楚子緋,多么好的一個佳人,多活潑可愛的少女,都因為他的考慮不周,就這么死在了十八歲這花一樣的年紀。

        孫明德將額頭貼著楚子緋的手背,那冰涼的觸感讓他悲涼的內心更加的冷了。他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,可是怎樣都無法冷靜,眼淚還是奪眶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第一次為一個女人流淚,淚水很燙很燙,讓他自己都感到震驚。他真的喜歡上楚子緋了,他竟然為她流淚了。這有什么丟臉的呢?

        不論是男人還是女人,懂得愛人,會為愛而流淚,這并不是一件丟人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能讓人覺得他們重情重義,不是嗎?孫明德想著,哭得更加放肆了,眼淚像是一顆顆斷了線的珠子,不停地落下去,打在楚子緋嬌嫩的手背上,落在床褥上,漸漸地被吸收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哭得差不多時,床褥已經濕了好大一片。孫明德其實是個不愛說話的人,別看他談論起事物來滔滔不絕,實際都是在必要的時候作作戲給別人留個博學多才的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正的他是不愛說話的,因為他雖然擅長說話,卻也更清楚人的言語中有多少虛偽和修飾,知道語言在真情面前是多么蒼白無力。


  http://www.sktfsx.icu/xs/99940759/75694592.html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sktfsx.icu。都來讀手機版閱讀網址:m.doulaidu.com
全民星捕鱼官网下载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记录 查询股票 体彩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中奖规则 青海十一选五官网 浙江11选5投注技巧 丰乐种业股票行情 最新体彩七位数开奖号 好彩1容易吗 000157个股资料股票行情 山西11选5分布走势图 大乐透杀号16法 股票决策软件 陕西十一选五任二遗漏 有哪些棋牌游戏是玩真钱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