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來讀 > 第一女仵作瑾華孫宸軒 > 第192章 另謀出路

第192章 另謀出路


“不必了,我又不是什么武林高手,隨身的短刀也就是偶爾拿來切割東西,碰到意外就拿來防身,也不需要什么好刀彰顯身份——何況我又沒什么身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孫明德說著便伸手去拿楚子緋手里的短刀,楚子緋卻一轉身閃開了,笑盈盈地看著他:“你怎么沒身份了,孫家管家不是身份?我楚子緋的朋友不是身份?真是妄自菲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隨你怎么想,反正我是無所謂。也不必送我什么,下次見面是幾時尚且未知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省得你麻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誰說下一次不知道何時見面?我來找你之前必會先寫一封信給你。”楚子緋眨眨眼,無比地靈動可愛。她將短刀扔給孫明德,笑說道:“就這么定了,我會送你一把最好的短刀!”

        孫明德接住刀重新別好,無奈卻又欣然地看著楚子緋,“真拿你沒辦法,喜歡就送吧。不過我有話在先,你拿兵器可得經過楚莊主的同意,別哪天叫他老人家發現刀丟了,一個江湖通緝令下來把我當賊逮了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子緋不由得掩嘴笑了起來,“看你說的,楚云山莊這么多寶貝,一把短刀能算什么,還值得我爹發什么江湖通緝令?恐怕他連有沒有這把刀都記不太清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孫明德也笑了,調侃道:“我是個鄉野村夫,少見多怪,讓你這個大小姐見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鄉野村夫?你這么一副模樣也好意思自稱鄉野村夫,白白凈凈的哪里像,少胡說八道些。”楚子緋說著,忽視愣住,又問孫明德:“你剛才是要去哪兒,快去吧,別耽誤了正事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孫明德一抿嘴,道:“哪里有什么正事,在皇宮里什么也沒得做,就是無聊了想到處走走而已。走了。”說罷悠悠走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楚子緋看著孫明德走開,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若有所思的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!”楚子緋叫住孫明德,見他轉過身來便小跑著跟上去,“你去哪里散步,正好也帶上我,我這幾天一個人不是在院里發呆就是在屋頂發呆,也無聊得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孫明德似乎有點意想不到,楚子緋竟然會主動要求和他一起散步?他欣然一笑,點了點頭說:“那也好,兩個人走可以說說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大理寺

        宇文宸軒埋頭閱卷,瑾華則在一旁替他整理已經審過的卷宗,時光荏苒不知不覺就已過了兩個時辰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有人輕輕叩響了門,瑾華抬頭看了一眼門外,見一個下人提著一只食盒在門邊立著,“小的是來給王爺和王妃送點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瑾華看著那人,莫名覺得有些異常,便走過去對他說道:“交給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點心是我們夫人親手做的,要小的親自看著王爺吃了再回去復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家夫人是誰,憑什么提這樣的要求?你自己也不會掂量著辦,非要讓王爺麻煩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來人又回答道:“我家夫人是孫皇后往日的閨中密友,提這要求不過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宸軒聞言,抬起頭來看著門外的人,吩咐道:“讓他進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瑾華便往一旁站著,叫那人進門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將糕點放在桌上,又對宇文宸軒說道:“王爺,我家夫人有話要小的單獨跟王爺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瑾華看著宇文宸軒,對他道:“我出去一會兒,你們說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宸軒沒有回話,瑾華便走出屋外,將門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事?”宇文宸軒低聲問鬼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蘇府派人裝作燕侯府找我們綁架夫人,請閣主指示接下來該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宸軒先一愣,接著卻不由自主眼中閃過一絲笑意,“將計就計,放長線釣大魚。紅衣焰手到時自會詳細指示你等,先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鬼手重重點頭,轉過身退出了門外。

        瑾華看鬼手離開,緩緩從門外走進來,打開食盒看見幾枚精致的點心,她抬頭問宇文宸軒:“這是誰送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個熟人。放心吧,可以吃。”宇文宸軒說著,重新坐回了書桌旁,提起筆來繼續審閱著剩下的卷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了一早上還有這么多,真是辛苦你了。”瑾華倒了一杯水送到宇文宸軒面前,“喝點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宸軒放下筆,端起水一飲而盡,他抬起頭看著瑾華笑了笑,“你還想問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瑾華忍不住也笑起來,“還真瞞不過你。我就是好奇他跟你說了點什么,連我也不能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為真是有什么悄悄話要說給我聽?其實只是一句暗號,根本沒什么夫人,他是我安排的眼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瑾華這才放心。“我可不是小心眼兒,只不過想看看有沒有什么能幫你想辦法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宸軒聞言不禁一笑,“我有說你什么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瑾華頗難為情地一瞪眼:“我也沒說什么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宸軒好笑地搖了搖頭,“你想怎樣都好,只要你高興。我愛你,就不會在乎你在合適的時候使使小性子,何況這樣的事我這個做丈夫的本來就應該向你解釋清楚,減少不必要的誤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呀,真是太貼心了,我怎么就找上了你這么個好男人呢!”瑾華笑著說,親昵地用自己的身子碰了宇文宸軒一下,宇文宸軒抬眼望著她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就找上了我?你自己心里沒點數嗎——我的心肝?”宇文宸軒對瑾華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少跟我膩歪,給人看見了倒好笑話。”瑾華忍不住低頭在宇文宸軒臉側吻了一下,“你也是我的心肝寶貝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充滿嚴肅的屋里,兩個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,不約而同地從眉梢眼角溢出來無限笑意和曖昧,氣氛微妙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清桐宮

        昨夜與孫明德認親遭拒之后,蘇貴妃便魔怔了似的,時而憂郁時而欣喜,臉上或帶笑或含愁,如今躺在宮殿內的貴妃椅上連皇帝也不去服侍了,如今快要日上三竿,除了半碗燕窩愣是什么多余的飯食也沒吃。這使她身邊伺候的太監宮女各自心里身上都繃緊了弦兒,生怕哪里出了點差錯觸怒了貴妃娘娘,她一生氣又賞個鞭子板子棍子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清早秦王宇文定邦來向蘇貴妃請安時,她也是和從前全然不同的態度,再不巴心巴肝地迎合著她的秦王,只是淡淡地聽著他說起昨夜痛失免死金牌的憾事,然后淡淡地說了幾句算是安慰鼓勵的話。宇文定邦向來就不是個感性之人,對她這樣的狀態一點也沒表現出什么驚奇,更無安慰之詞,倒是應付差事一般問了兩句國舅祖父那里有沒有什么新的計劃,隨后便揚長而去,毫不關心旁的。


  http://www.sktfsx.icu/xs/99940759/75694371.html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sktfsx.icu。都來讀手機版閱讀網址:m.doulaidu.com
全民星捕鱼官网下载 股票投资必看十大书籍 期货配资多少钱构成犯罪 排列三和值跨度速查表 陕西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体彩幸运赛车开奖直播 贵州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极速11选5计划全天 配资公司365 时时彩开奖赛车微彩app 广东11选五中奖玩法 黑龙江11选五5开奖电子图 福彩排列7开奖 新疆体彩11选5历史开奖号 福建快3最新开奖号码 江苏快三时间调整 银行可以给私募基金配资吗